开放环境下的网络安全观构建是一项全民任务

来源: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


2016年415日,是中国颁布实施《国家安全法》以来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当前我国正处于全球化时代的信息革命阶段,网络安全成为国家安全最前沿和新锐的领域,在开放环境下构建网络安全观,因此成为一项全民任务。构建开放环境下的非对称网络安全观,关系中国的网络强国战略,也关于全体国民的切身利益。


自冷战结束以来,全球化背景下强势推进的信息革命,催生了互联互通的全球网络空间。全球网络空间已经成为大国战略博弈的最前沿。围绕网络空间安全实现方案的竞争,成为全球治理新秩序和新规则建设的最核心议题。网络空间安全,属于典型的非传统安全领域,与传统的政治、军事安全相比,网络空间的安全,不仅仅是国家政府职能部门和专业人员的任务,更是关乎每个网络用户切身利益,需要全民共同努力去追求和实践的重大任务。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对个人来说,确立正确的网络安全观,了解基本的网络安全知识,掌握常见的安全技能,形成正确看待和理解网络空间安全本质,自觉塑造良好的网络空间行为规范,是中国从网络大国向网络强国迈进过程中必须完成的战略使命。


其一,构建正确的网络安全观,必须了解网络空间的基本属性。开放互联,共享共治,是网络空间的本质特征。全球网络空间的形成与完善,本质上是一个信息共享共用共治的过程。不同行为体,从国家到个人,以不同方式接入一个没有显著地理边界的逻辑空间,在其中生产、交换、消费不同类别的数据和信息。随着网络应用的深入,网络空间正日趋成为由物理设施、逻辑代码和数字人格共同构建的新空间,这是继陆地、海洋、天空、外层空间之后,人类活动的第五空间。随着对网络空间的普遍使用,海量的数据,正持续以各种方式进入并积聚在网络空间,形成新的战略资源;其重要性、价值和功能,对国家而言,可以类比工业革命时代的石油;可以比拟经济-金融视角下的金矿;可以相当于二次大战之后出现核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其二,构建正确的网络安全观,需要把握网络空间秩序变革的宏观背景。全球网络空间的形成与发展,以互联网为最典型的代表。互联网的发展,根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70年代冷战背景下,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局研发的阿帕网。毋庸讳言,因为全球网络空间发展与形成的早期历史,所以互联网,全球网络空间的客观属性,以及相关的主观认知,相当程度上具有显著的美国特色。有关网络安全的认识和观念,也是如此,其中最典型的一点,就是受到20世纪60-70年代美国国内“垮掉的一代”所具有的无政府主义和反权威倾向,将全球网络空间看做是不受主权政府司法管辖的“自由天堂”,20世纪90年代中期曾经出现的“互联网独立宣言”,以及曾经出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倡导的“互联网自由”理念,就是这种认识最为典型的体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如美国学者约瑟夫奈在《美国霸权的困境》一书中指出的,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不是发生在真空之中,网络诞生之前既存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结构不可避免的对网络空间产生影响;20162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伯向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的《2016年全球威胁评估报告》中明确指出,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依据主权原则对网络空间的跨境数据流动实施司法管辖,这一发展趋势或许不利于美国倡导的互联网自由理念,但无损于全球网络空间互联互通的本质功能。


更明确的讲,美国政府以及非政府组织倡导的“互联网自由”,以及“互联网独立”等观念,是以美国在网络空间曾经占据过的压倒性优势为依据和背景的。包括网络安全观在内的网络空间游戏规则,是网络空间不同行为体,主要是不同主权国家的力量分布与能力对比的产物;与国际体系一样,当力量分布和能力对比发生变化时,网络空间的规矩、秩序,就自然要经历调整和变化,最终形成新的规矩、方向和秩序。20164月的第一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也是在这样的全球宏观背景下横空出世的。


其三,构建正确的网络安全观,应该了解当前全球网络空间战略博弈的主题。和平与发展,是冷战后国际体系变革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也是当前全球网络空间战略博弈的主题。


和平的主题,关键在如何保障网络空间的和平与稳定。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网络空间并不太平,霸权国家、国际恐怖主义组织、跨国有组织犯罪集团以及试图通过不正当使用网络技术谋取个人利益的“黑客”,使得全球网络空间面临和平与安全的严峻挑战。作为占据压倒性综合优势的霸权国家,美国在网络空间实施了大量危及其他国家网络安全的行动,较具有代表性的包括:1997年正式通过国防部授权国家安全局研发计算机攻击能力,微软视窗NT4Service Pack5中被发现包含国家安全局的安全秘钥;Linux操作系统的Kernel模块中可能被植入国家安全局的后门;斯诺登披露的棱镜系统系列文档中证实美国谋求发展并运用全网监控能力获得海量情报;大量通过美国的光纤骨干网内传输的数据被国家安全局监控;国家安全局通过定制接入行动对运往特定目标的硬件实施后门植入行动;在某些特定目标使用的硬盘固件中放置方程式监控软件;对伊朗的离心机实施网络攻击;美国政府匿名官员2015731日公开宣称在中国大陆计算机网络中植入了数以千计的“嵌入系统”。以ISIS为代表的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利用网络传播极端主义主张,煽动独狼式恐怖袭击,发布恐怖视频扩展影响,跨国策划、组织乃至实施恐怖袭击。跨国有组织犯罪集团将金融系统作为攻击的对象,窃取个人金融信息,谋取巨大利益;个体黑客实施威胁针对个人数据与信息安全的网络攻击。


发展的主题,要求互联网用于促进发展,消弭数字鸿沟。目前网络空间正在形成某种新的中心-外围式的格局。占据技术优势的北方国家处于中心位置,提供基础设施与服务,处于技术与能力劣势的南方国家处于外围位置,被动使用互联网,数据从外围流向中心,进一步放大了在工业时代已经存在的南北差距。
面对复杂诡谲的网络空间战略博弈态势,构建正确的网络安全观,必须遵循战后70年国际体系的基本游戏规则,以尊重网络主权为核心,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构建正确的网络空间安全观,核心是要尊重网络主权,就是要承认并尊重网络空间的国家主权。主权国家仍然是当今国际体系最为重要的行为体,个体在网络空间的自由和发展,依赖于网络空间形成尊重国家主权的新游戏规则,使得处于不同技术能力和发展水平下的个体,得以在国家主权屏障的有效保障之下,使用开放的网络空间,获取相应的收益。个体自觉在网络空间尊重和维护本国的网络主权,有助于推动和完善网络空间新秩序,抵制霸权国家无节制的滥用自身技术优势,防范因为霸权国家的单方面行为酿成冲突乃至网络战争的风险;而主权国家应该以符合网络空间内生规律与特点的方式,摸索并形成在网络空间有效的践行自卫权、管理权和发展权的方式,推动建设网络空间人类命运共同体。


构建正确的网络空间安全观,是中国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所必须完成的历史使命。中国是当前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空间使用国,也是发展空间与潜力巨大的网络空间新来者。以有效的方式,塑造和培养正确的网络空间安全观,是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必然要求;是中国在和平崛起过程中回应国际社会要求的必然选择。


构建正确的网络空间安全观,要求中国超越传统大国战略博弈的窠臼,探索形成新型大国的网络安全观。对中国来说,正确的网络空间安全观,既不是关起门来另搞一套,也不是复制美国的网络霸权之路。中国要成为网络空间新秩序和新规则的倡导者,推进建设完善多边、民主、透明的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让网络空间发展成果惠及中国以及全世界人民。因此,中国需要在力量不对等的开放环境下与美国展开非对称博弈,举旗、划线,指明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的目标与方向。


构建正确的网络空间安全观,需要中国培育正确认识理解自由与秩序关系的网络空间行为模式,推进网络空间的有效治理。网络空间不是司法管辖之外的自由丛林,平衡自由与秩序的关系,形成开放稳定可靠规范的治理体系,应对各种非传统挑战,是中国面临的重要历史使命。在此过程中,中国不能独善其身,而是需要将其治网理念通过有效的实践传播到全球,为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模式的更新与完善贡献中国方案,中国模式和中国智慧。


简而言之,在开放环境下实现网络安全观的构建,是中国的一项全民任务,是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415日的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仅仅是一个开始。以此为契机,夯实基础,以符合网络内生规律的方式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将推动中国在迈向网络强国的道路上,走出坚实的第一步。(沈逸)

 

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 ©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288号1502室

技术协办:中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津ICP备1900716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