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网络安全保护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

来源: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

保护未成年人的网络空间



在六一儿童节来临和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之际,5月30日,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互联网实验室联合举办了青少年网络安全保护专家研讨会。这次专家研讨会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与会学者、专家、研究机构及企业代表,就青少年保护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随着互联网深入渗透人们的生活,青少年已经成为触网的重要人群。我国在青少年个人信息及各项权益保护方面仍存在很多空白,相关法规有待完善,监管对象多针对于互联网行业,对家庭、学校及社会其他主体的责任规范仍不明确。

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于2020年10月通过,2021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本次修订特别新增了“网络保护”专章,共计17条。涉及国家、社会、学校、家庭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等对未成年人上网保护的各个方面。


新法实施仅为开始,还需保证落地


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秘书长李欲晓表示,20年以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网络空间给各界都带来了非常大的变化,不仅仅改变了人们的行为,也改变着社会结构。在数据快速成为战略性资源的背景下,针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包括个人信息、社会行为等各方面,都需要相关部门及互联网从业者用实际行动来提高及完善。

李欲晓特别强调,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特别增加的网络保护专章,需要从业者始终如一地去积极探索。在实施过程中,网络保护专章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还需要各方面的专家学者讨论,如何能够使其真正落地实施。在理论研究和司法、执法的实践当中,仍需多方参与和支持。


青少年网络保护必须与国际接轨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博士在发言中表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从全球范围来说,是世界各个国家互联网里最重大的问题,对中国企业的全球化也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多年来国内互联网对于青少年的保护,虽然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仍然存在很多问题。随着互联网对人们的影响逐渐加重,特别是疫情以来,青少年的学习也开始重度依赖网络空间,在这个节点上,青少年保护已经与最初的责任完全不一样了。

随着互联网治理力度的加强,以及企业全球化的推进,在青少年保护的问题上,不管是制度还是治理的能力,都必须要跟国际接轨。之前国内不少企业习惯于抄欧美企业的作业,但真正落到实处,跟国外的差距还是非常大。“中国企业做表面文章,不足以解决自己的发展问题”,方兴东说。

“青少年保护是一块试金石”,过去的治理更多处于一个概念阶段,治理核心需要多元协同,多元治理。让专家、行业协会、互联网企业等各个单元主体都能平等发挥自己的力量。同时,通过法律的威慑力,让每个企业真正把社会责任落实到实处。方兴东表示,如果青少年保护的问题不落到实处,其他的社会责任根本无从谈起。


遏制各网络主体对青少年的数据绑架


“青少年权益保护方面,我最核心的关切,就是要减少运营商和其他商业主题对青少年的商业算计、数据算计、数据绑架、社交绑架。” 谈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时,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副院长王四新这样说。

王四新表示,在现在这个网络环境下,党和国家对于未成年人保护最核心的关键就是防沉迷。网络服务提供商及其背后的商业资本,对于未成年人基于商业算计上的各式各样的绑架性行为,或者说进行的定点的营销、引导,以及网络行为的塑造,国家应持续重点关注并加强治理。

王四新在发言中表示,在国际大环境趋向对立的态势下,还需要保护青少年免受网络上不良文化的影响。王四新称,其在网上看到中小学生的读本上已经出现了为同性恋唱赞歌的内容。类似这种不良内容,还会在游戏、社区里面,穿着二次元、三次元文化外衣,或者以青少年特别喜欢的文化产品形式出现。这种情况需要引起各方面的警惕,特别是企业,不能以自己的价值观,来塑造青少年的行为方式。

从青少年网络权益保护方面来说,国家要牢牢掌握主动权,要在网络里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形成有效的传导,形成有效的文化、政策等各个方面的影响。“在青少年保护问题上,所有的主体都有责任,企业也不能光收割不尽责任,不能光搞经济方面的诉求,不注意责任,这是不允许的。”王四新特别强调。


互联网企业应承担更多责任


中国法学会会员部副主任彭伶在发言中称,虽然20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对未成年人保护出台了很多法律法规,但网络沉迷等现象还是很严峻。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忽视了互联网企业对整个社会的影响。现在互联网企业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以往企业对社会的影响范围。因此,现在的互联网企业需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要让企业能够主动、自发地有青少年保护意识,还需要解决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公平竞争的问题。同时,企业也要认识到,在其服务中完善对青少年的保护,对于增强其竞争力也有很大的帮助作用,特别是对于有国际化诉求的企业更加重要。

彭伶表示,如何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立法只是走了第一步,但是这第一步非常重要,这样把很多的责任,尤其平台或者互联网企业以前不用承担的责任,变成了需要其强制执行的责任。未来涉及到的如何落实治理的问题,需要各界把未成年人保护的措施精准化,有针对性的进行治理。比如通过法律和技术的结合,对青少年分年龄段,或者根据兴趣爱好进行精准的治理。


制定青少年分类分级保护体系


在谈到网络空间的未成年人保护问题时,互联网专家胡延平建议用互联网的规律和技术,建立一套技术上可行,实施上有现实基础的分类分级保护体系。

胡延平表示,分类分级保护的体系在实施的时候有9个重要的落点。这些落点分别包括,第一,个人信息的保护,包括隐私的保护;第二,防止色情淫秽的产品和信息触达到2亿多的未成年人;第三,通过各种手段防范网络诈骗和诱骗的活动;第四,青少年以网络为载体,或者为介质进行的网络犯罪;第五,危害到未成年人的心理和成长的信息;第六,网购意义上的安全和支付意义上的安全;第七,网络沉迷;第八,危害到青少年人身安全的成人的犯罪;第九,金融手段专项对青少年实施的技术。

胡延平称,针对保护青少年的分类分级体系如何去做的问题,也有9个方面的重点。这些重点分别是:建立数据标签体系;用技术手段建立智能分类分级系统;建立青少年对网络访问的分类分级访问体系;建立青少年实名上网的监管体系;监护人制度和监护人在网络空间所拥有的权限;建立分类分级的立法、执法以及处罚体系;制定和落实贯穿未成年人在网络空间全过程的时间管理、权限管理和消费管理,并落到实处;明确所有保护行为和保护措施的责任主体。这五大主体分别是政府、司法部门、学校、学生自己,以及社会领域其他的方方面面;明确不同的政策、法规、规则、条例的执行主体,以及问责制度。


企业及培训机构红线不可逾越


针对即将实施的新修订版《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强调,相关企业及校外培训机构在执行过程中需要特别引起高度重视。

胡钢表示,《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27条,针对违反青少年网络保护相关细节规定了处罚标准,公安、网信、电信、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文化和旅游等有关部门都可以按照职责分工责令相关企业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相应的罚款等。对于拒不改正或者情节严重的,相关部门甚至可以责令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营业执照或者吊销相关许可证。

另外,胡钢也提醒,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幼儿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学校不得与校外培训机构合作为未成年人提供有偿课程辅导等。胡钢称,这里面的含义就是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校外培训机构,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反思一下互联网行业,这一点恐怕也有一些类似的地方。

胡钢在发言中说,相信针对未成年人相关的网络服务、网络游戏等,也应该首先是一个良心的行业,绝对不应该成为逐利的一种倾向。所谓的历史欠债,该还的得还,所谓的原罪,该赎的得赎。


保护孩子,从每一个家长做起


上海社科院绿色数字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易在发言中称,在数字社会,未成年人保护面对的是一场闻不到毒气和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堪称史无前例。现在未成年人欺凌存在泛在化的趋势,有空间性、时间性、群体性、持续性的特点,网络的记忆性很难被删除。

李易认为,现在谈未成年人保护,是成年人出于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深深的责任和担忧。另外,对于未成年人的教育,还要归结到父母自己生活的端正和完善上。保护孩子,要从每一个家长做起。

在这次专家研讨会上,包括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南京理工大学、湖南大学、浙江师范大学、红山瑞达、观安信息、易念信息、星光互动等研究机构、学校及企业代表,也就青少年保护相关问题,从各行业出发,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提出了相关的意见及建议。


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在已有的专门从事网络治理工作机构的基础上,新设立了青少年网络保护工作组。即将于6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对于国家和民族未来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希望在今后实施过程中,互联网从业者共同参与、共同支持,一起把未成年人的保护工作做好。在新修订版《未成年人保护法》即将实施之际,举办青少年网络安全保护专家研讨会,也是为广大的青少年儿童送上一份特殊的节日礼物。

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 ©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288号1502室

技术协办:中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津ICP备1900716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96号